右眼为玥是少昊

冷cp狂魔

【七宗罪】

我,居然,填,坑了

冥王×龙戬
金狂,煞飞

4. 这是哪宗罪应该都懂

  它可是能让你忘掉一切事情的好东西。
  忘记所谓的真实。

  被亲吻,被舔         舐,被侵      入,被迷惑……激 烈的顶         撞使得龙戬的思绪完全无法飘离,一如冥王所予他的承诺。
  喘        息间,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舒服么?”
  对情         事尚青涩的少年用手臂挡住双眼而没有回答,却将缠着冥王腰身的双腿夹      得更紧。
       [明知故问。]

5. 贪婪
  战争,不皆因贪婪而起吗?
  为了争夺地盘,掠夺资源,提升等级……在我看来如此可笑的理由。
  然而到头来,到头来不过雷霆殿少了个飞天虎,狂野之城少了个金爪神,埋葬了两份自我臆测的爱恋罢了。
  战王,战王,贪婪的王啊,究竟要尝多少份这罪的恶果,才能换来圆满的结局呢?

6. 傲慢
  易负其罪,难逃其果。

  如今若在矿盐山谷里回望,会看到金色的掠影吗?在雷光隐现中,会闪过墨绿的影迹吗?

  呵。他曾向王谄媚地笑,无人听出讽意。
  战王如何,机战王又如何,都不是胜者。
  战争没有胜者,他想,可他令所有人都成了失败者。
  所有人。

7. 暴怒
  一把抄起笔记本摔向当初开坑的自己,“你作什么死要开坑啊!”

【七宗罪】

注意cp避雷
嫉妒:灭绝郎君×小班
懒惰:狮王×火麟飞
暴食:战龙皇×紫龙兽

未完

1. 嫉妒
  灭绝郎君盯着与小班一起被锁链连着的凯文,不自觉握紧了拳头。


2.懒惰
  “狮王,我饿了!
  “狮王,帮我倒杯水。
  “狮王……”
  被多次呼唤的人朝占据了整张沙发的火麟飞叹了口气,然而嘴角那难以抑制的勾起的弧度却将其主人真实的态度坦然昭告。
        “火麟飞,照你这样下去,是不是走路也用闪驰代替了?”
  火麟飞耸了耸肩,招手示意狮王过来。
  “我啊……”
  抬手搂住狮王的脖颈,恶劣地向他的耳朵吹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想骑闪驰,倒想骑狮子呢,正面那种。”


3. 暴食
  将最后一块肉嚼碎,吞到肚子后,战龙皇舔了舔嘴边的血迹,似还意犹未尽。一旁站着等待的紫龙兽呈过手帕,战龙皇转身看着他,没有接过。
  “讨厌血腥味吗,紫龙兽?”
  紫龙兽下意识摇摇头,忽又想到什么,急忙开口,“属下并无嫌弃之意!”随后,他听见几声轻笑,伴随扑鼻而来的血腥味以及……使他僵在原地的唇舌相接。
  【好饿……】
  没有太过深入,战龙皇就退出了,顺手拿起手帕给紫龙兽和自己擦了嘴。
  “您……要吃掉我了吗?”
  战龙皇望向面前这双纯粹的满是虔诚的眼睛,暗暗压下心中本能的喧嚣,再次轻笑,“不,这是奖励。去寻找新的猎物吧,吃不饱呢……”

————
“……失踪人数不断增加,警方以加派人手调查此案,也请市民们加强自我保护意识……”

食人鬼的龙超好吃的xd

摸鱼
偷偷承包飞摩轮

【回望】金爪神×狂裂猩

在冷圈中练就一身抗寒本领,并试图取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、矿盐山谷内有一处简陋的衣冠冢,不过葬着,一方念想。
      这个世界的死亡是多美啊,不剩半点残骸,全化作荧蓝的光点,似乎这样就完全消掉了一个曾鲜活的存在。
      似乎?
      因为总有人会记得他的吧,像他许来生兄弟的火雷霆;像奉他为信仰的部下们;想他用尽自己的一切来追随的元帅……他献上了全部的忠诚、信仰甚至恋慕,虔诚而真挚。
      可他自认并不是个纯粹的信徒,他很清楚自己的内心存在着怎样的欲望:像是将他敬爱的元帅拉下王座,压在地上肆意妄为;或就在王座上也不错,两旁的扶手正好能用来架起一双腿;但要是想让狂裂猩抓着扶手从后被顶入,那这王座还得加固。
      他想听见自己的名姓被狂裂猩失神地数次呼唤,如同他在那些失控的夜晚,沉沦于哀伤与愉悦的漩涡,放弃了挣扎,拾起被占有欲控制的疯狂。
      要是他的元帅只属于他一个人多好。

tbc——

[两条相交的直线] 灭绝郎君×小班

小班十岁前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什么外星人的主人,即使现在十岁的他也没有。但它发生了,只因为他在竞技场上打败了一个外星人,并且阻止了被观众呼声冲昏头脑的凯文将败者杀死。

其实如果忽略掉小班如今的处境,他也许会高兴?毕竟这个外星人看起来那么高大,带在身边当保镖也好啊!(即使他认为自己已经很厉害了,但该死的小破表总是会给他搞事,总得有人收拾残局不是?)

嘛,就这样看来,多个跟班也不错啦。

只是他依旧宣布了灭绝郎君的自由,毕竟将所救者收为仆人并不是英雄该做、会做的事。

他看着灭绝郎君离去,莫名感到些失落。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正被几根羽毛搔刮,在心上漫开一种说不出的痒和疼。

“你不欠我什么了。”

小班看着那个在最后救了自己的外星人,内心前所未有的宁静,仿佛再不能掀起些许波澜。

[但也只是仿佛。片刻强烈的感情,是会带来错觉的。]

[我们之间不会再有联系,一如往常没遇见你之前。]

[信徒]灭绝郎君×班

这一对怕是真冷到北极点了,在冷风中瑟瑟发抖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Fight,or die.

Fight until death arrives.

战斗,胜利,落败;存活,死亡……竞技场中永远不缺这些。

灭绝郎君曾以为自己的生命会像其他在竞技场死去的人一样结束,战斗,落败,然后死。他不是没想过逃,只是对于现处不败战绩的他而言,落跑被抓的代价未免太大。

而为什么想到的是逃而不是反抗?在他被抓来的那天,目睹了反抗者的惨状后,存活的人还有何念想呢?他们每日都在战斗,却反抗不得。

直到他被打败的那天,飞船竞技场经过了一个蔚蓝星球的那天,他以为自己的竞技生涯终于要与生命一同结束。可是他没有被当做胜利的祭品,胜利者中的一人为他挡住了死神的到来,从此成为灭绝郎君心中的神。

[只有神才会救赎罪人,救赎我……]

他看着他那瘦小的神,内心比获得“灭绝郎君”称号的时候还要亢奋。

[他将给予我新的生命,新的一切,而我的一切都将为他奉上。]

说真的,画不出师尊的万分之一好看,冰妹的万分之一帅

莫名的脑洞
——————
1
沈清秋:似乎有个小朋友叫蓝思追的?思追,straight?这名字挺直的啊。

金凌:嘶——(揉腰)蓝愿,你也太狠了!

蓝思追:唔,这可是金宗主撩我在先。
咦?沈前辈?

沈清秋转身就走。
卧槽,这名字太有欺骗性了,说好的直呢(并没有)。不不不,我不吃狗粮,我要找冰河。

洛冰河:师尊~
2
如果沈清秋问蓝思追:
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。从这句诗中你想到了什么?

蓝思追:……甲光向,是谁?

沈清秋:O_o

金凌:蓝愿!